1. 首页 什么公式为下期特肖 特肖计算方法 精准规律公式玻色 平码加1得数必出下期平肖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特肖计算方法 > 内容

《恐怖高校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发布日期:2020-09-17 02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就在我以为要完蛋了时,耳旁传来一声尖利的猫叫,拽着我的力量瞬间消失,趁此机会我猛的一步从车里串了出来,跌在站台上,回过头看时,关上的车门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  算了,此地不宜久留,先离开再说。我朝地铁门前没命的跑,生怕刚才那三个怪物冲过来,在出口的地方又撞到一个跟我同样慌张的人。他惊魂未定的看了我几秒,确定我是人后才呼了一口气。

  他叹了口气,坐到旁边的台阶上拿出烟,递了一支给我后自己点上,这才慢慢的说:“我是刚才那班地铁的司机,平时开车一点声音都没,今天你那声叫可把我吓坏了。”

  我将烟卡到耳朵上,见他眼神怪异的看了看我,说:“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吧,毕竟这个时间段能从地铁里活着出来的,除了我,也就是你了。”

  这个我倒无所谓,反正他拿我电话去也没什么用,我报了一遍手机号码给他,正想问问关于他女儿的情况时,远处又传来一声猫叫,我抬头看去,是只白猫,为了看清楚是不是刚才遇见的那只,我匆忙跟司机道别了追过去。白猫保持着我追得上的速度,很快便带着我来到学校门前,一闪之后不见了。

  时间也不早了,还是先回宿舍再说,等我一脚踏进宿舍门,桌上的闹钟刚好报了12点。

  猫应该不会是同一只,毕竟我已经坐了5站地铁,可又说不过去,今晚貌似是那声猫叫救了我,不然我就要被留在地铁上。

  洗漱好爬上床,眼前一直浮现那个戴眼镜的男人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在睡着之前,模糊想起今天好像是农历初一。

  我又梦到了那棵槐树,还有槐树下的女子,我知道自己在做梦,也很平静的看待这事儿,一是习惯了,二是不管这女的是谁,她对我没有坏心。可今天的梦境就起了变化,只是一个转眼的功夫,我竟躺在了大槐树下的土里,身上插满了树根,树根源源不断的从我身体里吸取营养,把槐树养得十分茂盛。女子不见了,槐树枝头上挂着一个人。

  低垂着的头,低垂着的手,凌乱的长发垂在两肩,正好遮住了脸,裙下发黑的双脚间坠着一个秤砣。

  秤砣坠魂是一种很邪门的东西,据说有人因为怨念深想不开,活着的时候没办法惩罚仇人,就在双腿间坠上秤砣上吊自杀,死后魂魄成为凶鬼,再去报复。

  埋在土里的我看这个女人就像隔着一层玻璃,她就挂在树枝间幽幽的晃、晃……,忽地,她所在的整个画面骤然停住,一股恐惧感从我心底升起。

  此刻她正面对着我,我的身子无法动弹,我害怕看见下一秒会发生的事情,可我的眼睛闭不上!

  还是那个声音,弱弱的哭着说:“你是谁,你是谁,你为什么要来这里,这里不能有别人,你快出去……”

  书上说,鬼神都不能与人直接交谈,除非通过媒介或梦境。我很明确的知道我是在做梦,现有记载的在梦境中被吓死的人可不在少数。多少人都是睡一觉就嗝屁了。说得好听那是心肌梗塞,其实不就是被吓死的么。刚那红裙女人给我一种特别不舒服的感觉,直觉告诉我,她还在这里,并且要等我心里的恐惧聚集到一个爆发点的时候才会出现,那样得到的惊吓效果最好。

  我默默的在心里诵念“阿弥陀佛”,虽然不知道对于驱邪有没有用,至少一直默念能分散注意力,排除恐惧感。

  “呯”的一声,发黑的手掌打到我脸前的泥土上,紧接着贴上来一张高度腐烂的脸,突出的眼珠子狠狠的盯着我!

  老三正坐在椅子前,电脑屏幕上一片黄色,他的手不停的动着,我看了看手机,才6点,这家伙瘾也太大了点吧。

  老大被吵醒了,转头看了看后无奈的说:“韦老撸,你能不能消停几天,你就不怕肾亏了将来不能满足你媳妇吗?”

  老大补了一句:“你知道不,那玩意是男人的精魄,你经常干这事,精魄消耗过大,体子弱,很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
  经过这么多怪异的事情后,想不迷信都没办法,穿红裙、吊秤砣,这些都太邪门。

  “老地方”其实是个小餐馆,生意一般,老三基本每个星期都要请我和老大来搓一顿,店里有个前凸后翘的少妇,没生意的时候就抱个孩子肆无忌惮的坐那喂奶,我一直怀疑老三常去跟这个有关,他可能比较喜欢这种身材丰腴的女人,然后幻想着自己是那怀中的孩子,把头埋在一堆奶香中拼命的砸吧嘴。

  店老板看起来就不太好了,是个小个子的猥琐男人,眼睛也小,笑起来的时候几乎只剩下两条缝,我不喜欢跟他对视,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。

  奇怪的是今天生意出奇的好,老板忙活着张罗生意,又要点菜又要做菜又要上菜,等了半天之后才抽空招呼我们,在我们看菜单的时候他讪笑着说:“我们店里多了道新菜,几个小哥要尝尝吗?”

  老三的眼睛在店里四处搜索,心不在焉的回答说:“是荤菜吗?荤菜就上,素菜我不爱吃。”

  我从来不管点菜的事,眼神看向窗外飘着的几匹黑布,黑布上用金色丝线绣了些我看不懂的图案,我心里一惊,这不是招魂幡吗?做生意的人一般都比较忌讳招鬼招魂的,因为沾上这些很容易走霉运和破财。可看老板店里生意相反比以前好多了,我心里又是一个纳闷。

  或许是我对这方面的知识还不够,也不如内行人懂,招魂幡还有其他用处也说不一定。

  老板下去后,老三一脸无耻的对着老大说:“哎,你说老板娘这种又白又丰满的女人,应该很养人的吧,那孩子白白胖胖很可爱的,一点都不像这老板的种。”

  老大咧嘴哈哈一笑,给了老三一拳头说:“你到底是看的孩子还是看的哪啊。不过你说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,老板好像比以前精气神好了,胖了一些,貌似还高了一些。”

  老板上菜的时候,老三的眼睛已经朝厨房门看了许多次了,平时在店里忙来忙去的老板娘今天真真儿一次也没出现。

  老大看不下去了,看在老三经常请他吃饭的份上,他吼了一嗓子问:“老板,店里这么忙,老板娘怎么不出来帮忙啊?”

  “噢,那您忙。”老大朝老三使了个眼色,我却盯着桌上那盘老板所谓的新菜发愣,新菜看上去颜色很好,用面粉裹成一条条的,炸成金黄色,有点像鸡柳,又比鸡柳小一些,老三夹了一块放嘴里一嚼,油顺着嘴角流了下来。

  我四处看了看,几乎每一桌上都有这道菜,大家也都吃得很香,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闻着这味儿很恶心吗?

  就因为这道新菜,我连其他菜也没胃口吃了。等到他们吃完回寝室时那俩人还在谈论。

  “太他妈好吃了,明天我还要去。”老三手舞足蹈的说,老大也砸吧着嘴说:“是啊,你终于不是因为老板娘而去那里吃饭了。”他还指着我说:“老四,你今天没吃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  半夜的时候被尿憋醒,迷迷糊糊摸索着拿起枕头底下的手机按亮屏幕,亮起的同时我看见床边阴森森的站着一个人!

  黑暗里,人影一动不动,我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,双手紧贴着墙,紧紧盯着这个人影,过了大概几十秒,对我来说像是过了几辈子,他却开口说话了。

  “尿憋的慌。”老三缓缓说了句,朝着厕所走去。老大这个时候也坐了起来说:“我也憋!”

  我看了看手机,现在是凌晨三点,虽说走廊的尽头有一个公共厕所,可这两个老爷们又不是一人尿一个小时,用得着去那边吗?我还没来得及叫,老三已经打开门出去了,老大也跟了出去,他们走路的姿势跟平时不太一样,脚步漂漂的,似乎还有点踮脚。

  我几步冲到厕所,喊了一声,没人回应。感应灯亮了,我一个坑一个坑的找了一圈,连个影子都没。

  窗外飞过一个影子,我奔到窗前,却看到楼下的老大跟老三正踉踉跄跄朝着学校大门走去。

  很多大学建校时,买的土地都是荒野或者坟地,所以校园其实是一个很诡异的地方,每晚睡在宿舍里时,或许正有个人在黑暗中瞅着你。他可能在橱柜的夹缝中、可能在洗手间的镜子里、可能在阳台的窗上、还可能……,在你睡觉时脸朝着的墙内……